很污的APP

   事实证明,大姨婊看到这亲子鉴定还是有反应的,但是……

   这反应特么的完全超出了白洛的预料啊!

   发了这亲子比对数据后就紧盯着白蕙的白洛没错过她的任何一丝表情,初始那是好奇又带着一丝疑惑,然后白蕙点开了她传过去的资料。

   认真的看了那么几秒后,白洛发现她呼吸一促,眼眶不自觉的微微瞪大,眼神中写满了震惊和不可思议。

   似乎是被白洛抛出的这个重磅消息震晕了一般,白蕙满是震惊的呆愣在了当场,嘴唇微微颤动,似乎想说什么,但是却又不知道说什么……

   白洛:所以这大姨婊真不知道?

   还是说在害怕?

   “什么东西?”

   因为个人习惯开的隐私保护,白凌天并没有看到什么东西,只是一看白蕙那表情,白凌天皱着眉头向着白洛询问。

   “大姨,我觉得我们应该私下谈谈。”白洛微微笑,声音亦透着愉快,任你宅斗技能MAX,都特么抵不上铁证哇。

   听到白洛的声音,原本被震惊的木楞楞的白蕙就像是醍醐灌顶般猛然清醒过来,蓦然站了起来,步履匆乱,脸上的表情很是复杂的令白洛不懂,那是激动、震惊、狂喜……

   对的,狂喜!

   如琬似花美少女清纯白净闺房养眼写真图片

   白洛:EXO?她是不是发错东西了?

   这大姨婊在喜个毛啊?

   “小久,真是太好了,太好了……”就像是见到了大难不死、失散多年的亲人,白蕙喜形于色的几步就奔了过来,那伸着手臂飞扑过来的动作显然是想抱她。

   白洛:→_→好个屁!

   不过,这反应?这是什么情况!

   这大姨婊想干嘛?

   难不成是想趁机捅死她?以毁灭证据。

   右手撑着座椅,配合着膝盖一曲,同时使力,白洛身形一跃,直接翻身从椅子的正面跃到了椅后,隔着一个红木椅目光不明的看着白蕙。

   她的身手不是白练的!翻个凳子绝对不是问题。

   “大姨,你这是怎么啦?”白洛歪头不解,笑容天真,“不觉得我们应该谈谈吗?”

   “你们要谈什么?我不能知道?”白凌天皱着眉头追问。

   “小久,这是好事,好事,我真是太激动了。”白蕙的神情活脱脱的一副喜极而泣的模样,“瞧瞧我,真是的,阿哲知道后一定会很高兴地,真是太好了。”

   “小蕙,到底是什么东西,关萧哲什么事。”白凌天眉头皱的更深了。

   当然同样皱着眉头的还有白洛,这大姨婊居然还真敢说!

   白洛心中有些惊疑不定,难不成有后招?

   但是她都是萧爹的娃了,大姨婊的话显然不攻而破了,可是她居然一点都不紧张!而且,白凌天知道了怎么办?

   就在白洛想着这大姨婊是不是在故弄玄虚的时候,白蕙似乎已经从激动中调整了过来,吐字异常清晰完全不带停顿,满是欣喜地对着白凌天道,“父亲,你不知道,小久居然是阿哲的孩子,我真是太高兴了,每次看到他那些收养的孩子,我这心里就好难受,但是阿哲终于有亲生女儿了,我真的好为他开心。”

   白洛:……

   为嘛会这样?为嘛大姨婊这么直接的把这事嚷了出来?

   这和她预计的用这事敲诈她完全不一样啊!

   白凌天显然被白蕙这突如其来的一大段话弄蒙了,有些茫然地重复着问了,“你说什么?”

   “父亲,小久是阿哲的女儿呀!”白蕙满是欣喜,声音洋溢着真切的幸福喜悦。

   白洛:→_→突然觉得自己拿错了剧本。

   懵逼的我对于目前的诡异情况很莫名!

   白凌天张着嘴,显然一副已经被惊呆的表情,而惊愕过后则是无比坚定的否定,“什么?这绝对不可能!”

   “父亲,这是真的真的!”白蕙情深意切,就像是个好姐姐一般深情并茂的替‘妹妹’喊起了冤,“当初我就说了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看来当时,小芷也……只是一开始她选择了隐瞒,父亲,小芷说得都是真的!”

   白蕙的表情,就像是亲人蒙受了多年的冤屈被洗清后的宽慰欣喜。

   电光火石间,白洛觉得自己遗漏了什么。

   白光一闪,白洛及时抓住了它!

   她想起来了!

   白凌天说过,那时候白蕙的说辞和亲妈的截然相反。她的说辞是,萧爹一招秒杀了火鸦,亲妈一看这情况骑着风吼转身就跑,然后她也想跑,只是被打晕了,之后醒来就发现自己被侵犯了,而亲妈则是守在一旁并向她抱歉。

   关键词:晕了!

   白洛:卧槽!她终于知道这个大姨婊为何如此淡定了。

   又为什么会如此一副表情了!

   不管大姨婊之前知不知道她的存在,假设她现在才知道她真是萧爹的,以她目前这出色的‘表演’,白凌天根本就不会怀疑她。

   因为她坚定的相信她亲妈,白洛觉得这个大姨婊两面三刀是个贱人。但是撇开亲妈女儿这身份,以旁观者的立场来看,整件事就是白蕙所说的那样。

   所以这大姨婊表达的意思是,萧爹打晕了她,然后她晕了,醒来发现自己被侵犯了,根据现场留下的蛛丝马迹(体液,头发)检测到了对方DNA,两人说辞一致,大姨婊被侵犯成立。

   如果她是萧爹的娃这事情曝光,那么现实就是:在她不省人世后,萧爹又去XO了她妈,但是她妈为了名誉选择了隐瞒。

   接着萧爹出现了,要娶她了,她老妈这个妹妹心理不平衡了,下毒害她,污蔑她其实没有受到侵犯,这不更顺理成章了。

   根据当时所有的说辞,特么的就算她是‘铁证’只能证明她妈也是受害者和大姨婊被萧爹上了,完全是两码事!

   大姨婊真真切切就是在说:我晕了,之后的情况我不造啊……我好无辜的噻……

   因为她老妈犯了个致命的蠢,而且谁会相信有人会拿这种事开玩笑?虽然不是封建社会,但是大家族的女子被什么什么了,依旧是抬不起头的会被嘲笑的。

   当事人只有他们三个,老妈三番两次变更口供,信誉度比大姨婊差多了,而另一个当事人萧爹,连这么两个气质完全不同的女人都能认错,白洛不觉得萧爹在做出那种事的时候有‘意识’这个玩意儿。

   当然她家萧爹要是有意识能干这种禽兽不如的事嘛!铁定不能啊!萧爹又不是没人要,勾勾手就有一大堆女人送上门好不好!所以,那会儿萧爹肯定是个神志不清的状态。很污的APP

Related Post